星年与行

偶尔耍流氓

你就可以

方翔锐觉得林墨是个有趣角色。

单是名字都比大家漂亮一百倍,好像也没有粉丝说的那么爱看电影,书倒是摆得不少在床头,到底能看明白吗?

方翔锐趁林墨去洗澡的时候偷偷翻过他的书,看了第一页就觉得自己的生物钟被迫提前了,赶紧放回原位,坐不窥堂地继续他恒久不变的单排,心里默默盘算着等林墨出来之后就盛情邀约一把双排。

虽然他多半不会接受就是了。

林墨和大家都一样,十来岁的男孩子喜欢热闹,扎堆玩儿,人来疯,头发乱糟糟的,没有化妆的时候脸色看上去有点苍白,虽然没人说过,但身边的人都喜欢跟他相处,方翔锐数次示好,从多一瓶牛奶到比别人吃多一碗豇豆,又或者隐晦地将自己壁纸换成对方拍的风景照,努力抢到首赞,评论努力最有趣。

好像也没什么卵用。

林墨依旧云淡风轻地给他一个微笑,然后拒绝他的双排邀约。

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这么难懂的吗???

方翔锐觉得难以呼吸了都快。


何洛洛他们出去那次给方翔锐带回来了一个兔耳朵,毫无愧疚地单手递给他,方翔锐大脑当机,下意识去看隔壁林墨手里的皮影,对方也落落大方地展示给他看。

怎么同人不同命?

方翔锐觉得人生灰暗,或许从答应黄锐做这个节目开始,又或者是拿到那三百块去铲屎开始,一切就都是错的。

镜头移开后方翔锐还沉浸在自怜自艾的情绪中无法自拔,心里默默数了数今天林墨主动跟自己说话的次数,一只手掌都能数过来,三个手指头还是交谈舞蹈动作的,剩下俩好像也不怎么有意思。

人到底是为什么而活着呢?


“喂,你有没有看过皮影戏?”

“没有。”方翔锐垂头丧气,下一秒却猛地抬起头来,“我没有!”

林墨笑眯眯地把手里的纸盒递给他,“那给你玩儿。”

“啊......?”方翔锐脑筋开始转了,“你看过吗?”

“我看过一次的。”

“那你再看一次吧。”

“你的意思是,你不想看?”

“我没这么个意思。”方翔锐发现自己果然是干大事的人,越到紧要关头脑子越转得快,“你不是看过嘛,那你给我讲一下啊,我没看过嘛。”


简直顺理成章。

方翔锐决定此刻为自己打call.


林墨洗完澡后爬到了床上,并询问同样刚洗完澡现在站在自己床铺前的傻大个儿,“上床吗你?”

糟糕的问话。

方翔锐神情看起来有些扭捏,动作上却干脆利落地钻进了林墨的被窝。

林墨:“......你很冷吗?”

方翔锐:“不冷。”

林墨:“现在就盖被子是准备深度睡眠吗?”

方翔锐:“如果你也困了,我们就睡吧。”

林墨:“滚回你的房间睡。”

方翔锐:“我不。”


林墨冷静下来想了想,终于想起眼前这个死皮赖脸不肯出来的人是来自己这儿看皮影的,可是此时此刻连他自己都没什么心思去玩这种文艺的小玩具了,因为方翔锐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偷偷摸摸地扶上了自己的腰。

“方翔锐,你是不是想立刻去世?”

“我手冷,我就暖一下。”

“你怕不是想永远冷下去了。”

“这么凶的吗?”方翔锐直接搂上他的腰,“我喜欢吃阿姨做的豇豆,下次再给我带啊?”

“好像两次都是你吃得最多。”林墨跳了一天的舞也累得半死了,懒得再跟他斗体力,顺势也滑进被窝里,跟方翔锐面对面。


那方翔锐可就一下子懵逼了。

本来刚刚如此胆大妄为就已经心跳180迈,林墨这一举动,直接让他把胳膊圈在了人家的脖子上。

只要再靠近一点点就可以亲到了。

试一试吗?还是怎么样好?


林墨在他肩窝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后就不动了,床本来就很小,翻个身都能往下掉,方翔锐纵使快要窒息也不敢轻举妄动,他想起林墨唱歌时候拿麦克风的手腕,腕骨突起漂亮的弧度,聚光灯打在上面,仿佛深冬时微熹的天,好像即将迎来破晓,却又确是远在天边。

他太神秘了,方翔锐不得不好奇。

“你喜欢什么颜色?”

“蓝色。”

方翔锐内心窃喜,自言自语的问题居然得到回应,而是是林墨的回应,四舍五入一下就是林墨愿意与他进行灵魂沟通,方翔锐赶紧趁热打铁再接再厉,“你喜欢吃什么?”

“肉。”

“你喜欢喝什么?”

“甜的。”

“你喜欢去哪儿玩儿?”

“都行。”

“你喜欢和我住还是和他们住?”

“都行。”

“你喜欢吃煎蛋还是水煮蛋?”

“都行。”

好像又被敷衍了,方翔锐心酸,决定再问一个就收手,“你有什么特别的癖好没有......咱俩都准备一块儿住了。”

“你呢?”

“啊?我啊?我还好。”

“那我有点起床气。”林墨困倦着说话声音软软的,“你不要太粗鲁喊我起床,不然我.....”

“你怎样?”

“我会打爆你的头。”

“......林墨。”

“讲。”

“你好凶喔。”


林墨猛地坐起来,“方翔锐,你收到兔耳朵不是没有理由的!”

“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被点到全名的男孩子慢悠悠也跟着坐起来,抱着林墨的小枕头懒懒地靠在床头,“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啊?”

“喜欢不会抱我枕头的人。”

“还有呢?”

“喜欢不查我户口的人。”

方翔锐的神情不自觉地黯淡下去了,两人就这么一言不发的在床上对峙相视了一会儿,最后方翔锐没忍住,把枕头轻轻摆回原位,沉默着下了床,林墨看着他顶着张很沮丧的脸,所有动作却又分明是耐心温柔的。

方翔锐很好,刚认识时会变着法子找自己搭话,熟悉了之后每次上课都开开心心地拖着张椅子问能不能坐在你旁边啊?或者楼下便利店买夜宵也顺便给自己带一份,从来没有跟自己面红耳赤的吵过架,说话都是慢吞吞的。

没有办法对你残忍,实在没有办法。


“喂方翔锐。”林墨把小枕头抱在自己怀里,“我还有一个回答,你要不要听多两秒?”

那人背对着他没回头,脚步却是站住了。

林墨把小枕头在空中抛了抛,“你先转过来嘛。”

于是方翔锐又乖乖转过来了,林墨脸上带着一种胜券在握的笑容,把枕头在手中甩了个圈,“呼”一下就砸了过来。

方翔锐防不胜防,措不及防,眼前的黑不是黑,但也管不了是什么脊背玩意儿了,他把枕头接住了,一动不动地继续让它糊在自己脸上,听林墨的声音从远到近,“我也喜欢你这样的人。”


枕头被用力扯走,换来脸颊上蜻蜓点水的一声心跳。

“喜欢的话,是你就可以了。”

评论(26)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