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年与行

偶尔耍流氓

HUG

林墨好像还没有长完个子,和池忆或者展逸文一起的时候看不出端倪,可一旦夹在方翔锐或者何洛洛之间,他就变成小小只的了,孙亦航把阿姨送的牛奶放在了林墨门口,留了张小纸条,叮嘱他要喝完,这边还在写小纸条,那边的方翔锐就“啪”的打开了门,“你在干什么?”

林墨洗完澡后把头发拨得乱糟糟的,看得方翔锐心里也乱糟糟的,他把牛奶拿过来,说哎,这是孙亦航给你的牛奶,叫你长高。

“谁最近又说我矮了?”林墨有点炸毛,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二郎腿跷得老高,“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方翔锐?”

“放屁,我可没说!”

“.....”林墨欲言又止,最后重重叹了一口气,把牛奶接过来,“我不矮.....我矮吗?”

他想好了,如果方翔锐说他矮呢,他就揍方翔锐一顿,如果方翔锐说他不矮呢,他也会揍方翔锐一顿,前者是欠揍,后者是不说实话。

方翔锐在打游戏,想都没想,“我觉得这样就挺好。”


何洛洛把作业收进书包里,好笑地望着缩在另一张椅子上的林墨,“所以你没能揍成方翔锐就特别遗憾?”

“谁知道他会挑一个这么折中的答案。”

“你俩最近关系越来越好啦?”

“同在上海屋檐下。”林墨穿了件袖子过长的外套,此刻正不规矩地表演水袖舞。

“你这袖子是不是大了?”

“因为衣服不是我的呀。”林墨笑嘻嘻的,他额前的碎发长回去了,看起来又像刚认识时候的那样乖巧了,“唉你说,我矮吗?”

何洛洛站起来,“比我矮吧,不过我们还会再高的啊。”


其实自己也不算最矮的那个,较起真儿来的话,黄锐都还没有自己高,林墨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全员测高,最后定论这么多人也就方翔锐和何洛洛比自己高多了,想到这儿他不禁舒了口气,隔天就把阿姨给的牛奶摆到孙亦航桌面上去了。


方翔锐也跟林墨做室友做了有段时间了。

他发现这个人比以前还要有趣,大家一起排练的时候呢大多都三三两两坐在一块儿,林墨偏不,方翔锐那会儿还想叫他坐自己身边,找了一圈没找到,孙亦航指了指上方,才看见那人已经优哉游哉地坐到了窗户槛边儿,背后是透过玻璃泼入的日光,林墨目光是游离的,方翔锐转头望向前方大大的落地镜,却忍不住又再次抬眼。

目光相对的那一刻,是音响最后的鼓点落下。

嘴角微微往上翘了起来,眼角也弯成漂亮的弧度,方翔锐突然意识到,这是林墨第一次对自己这般模样的笑,不是镜头前恰到好处的模样,也不是平时大家玩闹时肆意张扬的模样。

有点乖又有点小心翼翼的,带有一闪而过的不好意思,眼睛眯起来,笑意却呼啦啦争前恐后地涌出,整个人散发出焦糖布丁的气息。

甜蜜得令人着迷。


方翔锐觉得大事不好。


这天林墨穿了他的长袖外套从隔壁回来的时候方翔锐才真的注意到了,林墨的确比他要矮一点,自己刚刚好的袖口,林墨已经过指尖了,他就这么蹦蹦跳跳进来,说哎方翔锐,你这件衣服真暖和。

方翔锐想起夏天录节目的时候,穿白色T恤的林墨从远远的地方跑过来,跟孙亦航闹着玩儿,故意无视孙亦航的存在,抱完何洛洛跑来抱自己,过后再看节目发现林墨那会儿就跟个小挂件一样,扑过来就挂自己身上了,自己可能踮一踮脚就能把他带离地面。

分开的时候自己的手还留在人家的腰上面迟迟没放。


方翔锐你个大蜡机!


“我觉得你这个高度就挺好的。”

林墨迷茫了两秒,“你有病啊,我问你这件衣服哪买的!”

“真的挺好的。”

“我矮不矮关你什么事啊!”林墨觉得憋屈,准备起义,“何洛洛都说我还会长高的!”

“唉你不要长高了,我好担心啊。”

“......除非你打断我的腿。”

“你现在都不会扑过来抱我了,以后长高了就更不会了。”

“我没有我不是!”林墨觉得自己要疯了,“你不要诸多借口!你就是怕我高过你!”


方翔锐觉得大腊机就大腊机吧,他流露出委屈巴巴的神情,说你不知道,我姐给我发了我们家一起出去玩的照片,特别开心,都没有我,我如果还是个小孩子,肯定我也能去玩儿。

有半毛钱关系。

虽然如此林墨还是决定给予室友一点温暖,“那怎么办呢?”

“抱一抱。”

“脑子有泡?”

“我说,抱我一抱!”


林墨转身就走,方翔锐懵了两秒,撕心裂肺:“不是吧!”

眼前的人突然就转过脸来,笑起来有点狡黠,往后做了个起跑的动作,下一秒就“啪嗒啪嗒”地光着脚丫飞扑过来了,方翔锐只觉得怀中一重,脚步被惯性地带退了一步,脖子上已经搂上了两条手臂,胸膛贴着胸膛的真实感让他也下意识地伸出了手,牢牢地揽住了那人瘦削的背。

这样的高度真的就是刚刚好了啊。

“不要长得比我高。”

“一定会长得比你高的。”









(啊!你们有没有看到过有个动图

(狼人杀倒数第二期开场的时候

(小墨跑过来抱住方方那个动图!

(我的少女心被点爆了啊啊啊!

评论(13)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