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年与行

偶尔耍流氓

MINE

这是敖子逸第八次路过丁程鑫班级门口了。

捧着高高的一摞作业走得蹦蹦跳跳,丁程鑫刚好走出来看到他的背影,下意识抬眼看了看教学楼周围,不少低年级的小学妹正趴在栏杆边上,眼神随着那个身影呈直线形投射。

怎么就那么招蜂引蝶?

丁程鑫摸出手机发了条短信,转身走回教室坐回座位,不出两分钟果然班级前门被“砰”一声撞开,下一秒敖子逸的小脸就出现了,“丁程鑫!找我森么事?”

班里有好事的女生发出意味不明的起哄声,“敖子逸你怎么又过来我们班找丁程鑫?”

敖子逸还扒拉在前门,睁大了眼睛,夸张比出一根手指反驳,“什么叫又?今天是我第一次过来好吧?”

丁程鑫坐在后排招了招手,说我就是约你放学一起走。

敖子逸扯了下嘴角,得意洋洋的笑起来,“你不跟我走你跟谁走?”


等敖子逸又蹦蹦跳跳回去之后刚刚跟他聊过天的女生们聚在了一块儿,丁程鑫没兴趣八卦,拿着水杯出去打水,有抱着篮球的同学在前面堵了一下,丁程鑫也好脾气地停在原地等了,于是女孩子们窸窸窣窣的声音传了过来。

等前面的人让开后他也笑着走出去了。

他听见那些女孩们说,敖子逸过来找丁程鑫,像不像我去隔壁班找我男朋友的样子?

像吗?丁程鑫把手机摁亮,又发了一条。

/待会儿体育课帮我买支水呗/


青春期很短,小心思却多得很。偶尔丁程鑫也会觉得自己十分幼稚,仿佛在与谁进行着一场莫名其妙不必要的攀比,可自我嘲笑过后仍旧喜欢这种感觉,他本是个谦逊的人,可总也忍不住想要在敖子逸身上得到多一点关注。

颇有种炫耀的意味,看吧,他是来找我的。

这样的小心思。


敖子逸抱怨丁程鑫的不体贴,但还是乖乖去了小卖部,去到操场的时候刚好是丁程鑫下场,他小跑着过去递水时听到后面响起一阵小声的惊呼,还伴随了谁嗤笑着在说,看吧真的很像我去给我男朋友送水的样子。

你在说什么?

敖子逸回了回头,却看到了很多人,三三两两站在一起,他疑惑地打量了一周也没有找到说话的来源,只好又继续向前去,丁程鑫就站在他正前方,身边谁都没有,笑意吟吟挥舞着手臂,“这儿!”

于是敖子逸加快了脚步,几乎是小跑着奔了过去,“你不会自己去买吗?”

丁程鑫没有搭他这句话,反倒又重申了一遍叫敖子逸放学记得等自己,说罢把矿泉水瓶塞回去,“我马上还要上场,先帮我拿着吧?”

“我是你家请的保姆吗?”敖子逸满脸嫌弃抱着支矿泉水往后退了两步,一转身啪嗒啪嗒就跑走了。


看吧,就是这种莫名其妙徒有其表的虚荣感在作祟。丁程鑫看着敖子逸远远跑回了自己的班级区域,左右逢源在跟同学聊得火热。

即使很多人爱你,你也要不顾一切跑来爱我。


今天也是训练量很大的一天。

刘耀文正瘫在敖子逸的大腿上吐魂,下一秒却被谁扯着胳膊拎了起来。

刘耀文:“???我叫吉吉国王来抓你哦!”

丁程鑫把小学生扔去了另一个沙发,又回去扯敖子逸,“起来,我要躺这儿!”

敖子逸眼皮都不抬,“那你躺嘛.....这么大张沙发......”

丁程鑫执着,“不,我就要躺这里。”

敖子逸软绵绵地伸手,“那你把我扔到另一边好了。”

那头的刘耀文已经跑去找别的哥哥玩儿了,空荡荡的房间突然只剩下了两个人,要按理说丁程鑫那么照顾弟弟,怎么着也不应该强行要敖子逸挪窝,空的地儿那么多,怎么就偏要这儿呢。

丁程鑫却真的把那人的手接住了,用力一拉,敖子逸也挺配合着半死不活站起来了,丁程鑫灵活一侧身已经窝进沙发,手上没放,敖子逸被扭得痛苦,刚想出声求饶,丁程鑫倒更用力一拽,生生把人又拽了回来。

敖子逸跌入对方怀抱里时是懵逼的。

“你干森莫?”

“跟我念,shen什me么,你普通话怎么还没练好?”

敖子逸脑子卡了卡,“呃.....?”

丁程鑫把人牢牢框在胸前,“快念啊!”

“你太凶了!”敖子逸好像有点赌气,“你今天太凶了!”

“我哪有?”丁程鑫反驳,但还是放软了语气,打算哄一哄,“你今天过来班上找我的时候听没听到?她们都说你像来找男朋友的。”

“我给你拿水的时候也有人这么说。”敖子逸瘪嘴。

丁程鑫笑了起来,他松开了身上的人,“那就好。”

敖子逸往另一边躲了躲,“好个屁。”


原来你也知道吗?

我的私念赤裸裸摊开在阳光底下了,你敢走过去看它一眼吗?

还是说你更愿意沉没在里面?


宋亚轩风尘仆仆拖着行李箱和已经悠哉喝着益力多的贺峻霖在楼道相遇的时候恰巧撞见敖子逸低头玩着手机走出来,打过招呼后敖子逸继续走开,贺峻霖却在一瞬间摁住了宋亚轩的头,指向了前方,“......那是什么?”

宋亚轩:“扑街啦,我哥被恶作剧啦!”

贺峻霖反对,“国际长江谁敢对三爷恶作剧?”

宋亚轩:“老丁儿.....”

贺峻霖再反对,“可我看上面的字,不像恶作剧啊?”


敖子逸觉得自己的后背快被看穿了。

谁都在看自己,可一回头,谁都不在看自己。敖子逸侧眼从镜子看着清一色对他行注目礼的人,猛然站定,他迟疑着伸手想去摸后背,还没碰到,已经有另一双手迅速赶上了,比他先一步撕了张便利贴下来。

敖子逸这次回头,就有个丁程鑫站在他身后,笑着夹了张淡黄色便利贴在指尖,“被恶作剧了啊你?”

“......上面写了什么?”

“你猜?”

“是你贴的吧.....?”

“你猜?”

“我要看写了什么!”

“来抢。”丁程鑫看了一眼门口,大家习以为常觉得三爷又是时候被治理了,纷纷自觉散开,贺峻霖走前还顺手带上了门。

敖子逸可不管这么多,他是真的想看看那张纸上写了什么,跑着跳着扑去丁程鑫那边,嚷嚷着你不要欺负我!你是哥哥!

丁程鑫把便利贴抿在唇间,好腾出手去把敖子逸紧紧拦在腰间,他侧过头凑近了,敖子逸双手被钳制住了,便利贴有字的那面朝下,丁程鑫越凑越近,敖子逸还是那个纯情初中生,尽管耳朵已经烧红了,脖子却还是诚实地仰了起来,嘴巴微微张开了准备去接那张纸。

就当玩一个尺度稍大点的游戏。

那头的丁程鑫却在他即将咬到纸张的瞬间突然错开了脸,敖子逸已经来不及退后了,他睁圆了眼睛,亲上了对方的左脸。

用力的,又蜻蜓点水般的飞快。

丁程鑫松开了双手,将便利贴取走,“啪”一声贴上了敖子逸的额头,捧住他的脸看着他眼睛,“很快就给你看了。”

敖子逸很久以后还记得,那年丁程鑫横冲直撞地亲上自己的时候,窗外楼下传来了一声很短促的汽车鸣笛,像是在庆祝一瓶香槟终于开了盖,正在咕嘟咕嘟往外冒着微甜的苏打气泡。

他一声不吭,就被吻得酩酊大醉。


晕乎乎的敖子逸终于如愿以偿拿到了那张纸。

MINE.

谁允许你单方面宣告主权的?


“你是不是故意叫我去送水的?”

“也是故意叫你来我班上的。”

“丁程鑫你好幼稚啊!”

“全世界还有那么多人不知道我喜欢你,怎么能是幼稚?”


隔天的茶水间里。

丁程鑫去接水的时候听到背后“刺啦”一声,回头看见贺峻霖举着张便利贴一脸狐疑的看着自己,“你和三爷到底在玩什么游戏?”

丁程鑫仗着身高优势唰一下抢过来,“这不是游戏。”

贺峻霖迷茫,“那是什么?”

看着上面的字丁程鑫眉开眼笑,“是情趣,哦没有,我不能教坏小孩子,请问敖子逸在哪?”

贺峻霖往后退了一步,“在练舞.....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爱他。”


MINE❤

我的 鑫


评论(8)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