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年与行

偶尔耍流氓

知道这件小事

黄其淋左一袋零食右一抽饮料冲去摁电梯按钮的时候正好和准备进去的黄宇航撞了个趔趄,两个人都缩在电梯的角落里痛得倒抽冷气,黄其淋捂着额头缓了三四个楼层才勉强回过神来,黄宇航没这么严重,顶多就一言不发捂着下巴盯着罪魁祸首。

电梯终于到达层数之后黄宇航才慢慢开口,“你冲这么快干什么呢?电梯是会飞吗?你是会飞吗?”

“我要是能飞,谁还坐这个破电梯。”黄其淋还是坐在角落里,零食和饮料也好好的藏在了怀里,大概是昨晚睡够了,显得精神格外的好,“扯平扯平。”

“明明是你撞我好不好!”

“力是相互的啊!”

“歪理!都是歪理!”

“我们黄家人有黄家人的想法!”

“你们黄……”黄宇航眉头一跳,思考了两三秒决定放弃互怼,对着地上的小孩子伸出了手,“好吧,我们黄家人。”

 

敖子逸在休息的时候啃着黄其淋带回来的牛肉干,和他凑在一起看有趣的微博,顺带有空没空就瞅一眼前面还在练新舞的黄宇航,“你给班长带了什么?”

黄其淋懵了一秒,“干嘛,都是一样的!”

“你激动什么,我就问一问。”敖子逸咬着肉干,笑眯眯地看着他,“我还以为你给班长带不一样的呢。”

敖子逸就是这样,温和到不行,大眼睛一眨一眨看着你,笑起来特别纯良,实际上又聪明得不行,所以黄其淋只能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再掏出一颗棉花糖去堵住他的嘴,“你看,就你有棉花糖了。”

黄宇航去调音箱的时候丁程鑫刚好回来喝水,顺势也蹲下来,“黄其淋你怎么老是那么多吃的?”

“他连道具水果都吃你说呢?”黄宇航还在研究音箱连头也没有回,他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反正听到黄其淋的名字就条件反射性开始怼,“今天带着一堆零食差点没撞飞我。”

“你就不能把今天早上的事情,”黄其淋夸张地比了个长度,“好好的忘掉吗?”

“如果你现在过来把剩下的动作学完。”

“我不…..”黄其淋把音给拖长了,听上去不知道是耍赖多一点还是撒娇多一点,反正见仁见智,但黄宇航终于是回过头了,他戴着帽子,前额的碎发全部被捋上去,于是黄其淋就能看见他英气的眉毛慢慢蹙起来,但黄其淋还是撇嘴,“他们都能休息了,我也不要练。”

“人家都会了。”黄宇航也不急,好脾气地走过去摸摸他的头,“很快,半个小时就好,我保证。”

“班长那我们呢?我们可以去吃饭了?”敖子逸看起来无忧无虑,“听说今天订了排骨!”

 

起义失败。

黄其淋有点挫败地跟着黄宇航留下来开小灶,重复着一个又一个他觉得十分扭曲实际上却很帅气的动作,“班长你不累噢?”

“你不累我就不累。”

“哎你厉害。”黄其淋躺在地上叹了口气,“反正我累。”

黄宇航莫名觉得有点好笑,他抓过黄其淋的胳膊,伸到嘴边,趁对方还累到放空的时候重重咬了一口。

牙印红得很明显。

黄其淋几乎原地蹦起来,“我可是肉做的!”

黄宇航点点头,说我也是,在黄其淋埋头研究牙印到底有多深的时候却转过头去偷偷笑了起来,他觉得自己这样幼稚的时候并不是很多,至少不会这么明目张胆。

一定是黄其淋这个家伙犯蠢,我才会跟着智商下降的啊。

不然要怎么交流。

 

于是被自己说通了的黄宇航先生又再转过头去,好好的拉起黄其淋白得像玉藕似的小臂揉了揉,“好啦,不好意思。”

“早知道今天不给你带吃的了!那么疼!”

“能有多疼,大不了给你咬回来!”

黄其淋秉着黄家人不能吃亏的原则,开开心心地也凑过去咬了一口,结果这次轮到黄宇航炸了,“疼啊!”

“干嘛啊!那给你咬回来啊!小气!”

黄宇航也是黄家人。

 

最后两个人带着满是牙印的双臂出现在茶水间的时候小锅盖们不约而同一起咽了口口水。

啊…姓黄的师兄真可怕啊…

只有黄宇航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悄悄掐了掐黄其淋的耳朵,“喂,你可不许给别人咬啊。”

“啊你好烦。”黄其淋低下头,被掐过的地方却迅速红了起来。

“我知道了。”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