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年与行

偶尔耍流氓

黄宇航经常会觉得黄其淋太受欢迎,随随便便说几句话就能让大家开心地笑起来,偶尔犯了点小错,众人会故意去逗他假装不理他,可黄其淋是谁啊,本来就长了一张可爱的脸,头一歪声音再放糯稍稍,没有人会选择视而不见的。

“班长我们这次吃D家的外卖嘛。”今天是黄其淋订卖外,“他们都说好了。”

所以是最后才来问的我?

黄宇航觉得有点心塞,“他们都说了好了。”

“哎这个话不是这么说的啊。”黄其淋老道地一挥手,“这个这个,哎到底你还是一家之主嘛。”

“谁的家?”

“我们的家。”黄其淋已经低下头在拨电话号码,转过身慢慢走出门去听了。

黄宇航在原地暗自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所谓我们的家囊括了几乎全公司,但心里终究还是有什么不可名状的情绪在渐渐显山露水了。

 

你已经唱了很多首很动人的情歌。

可究竟有没有一首是唱给我听的。

 

一堆正在长身体的孩子围在一桌吃饭的盛况常常会令黄宇航想起夏天在那个幼儿园集训的场景,忙着给这个夹完菜帮那个分完汤,丁程鑫总是很会照顾人,“黄其淋吃不吃回锅肉?”

黄其淋目光瞬间就胶在了那盒菜上,但因为嘴里还嚼着豆角以导致他不太敢开口,怕喷丁程鑫一手。

丁程鑫觉得有点好笑,正想着直接拿双筷子拨给他,旁边却已经有人比他更快的夹了过去。

黄宇航一脸淡定地夹着那几块锅包肉绕了半个桌子,摆进了黄其淋的饭盒里,还很大度地摆摆手,“不用谢。”

 

黄其淋最近又开始练新歌了,月考在逼近,他突然开始忙了,编排节目安排队员,偏偏又临近期中考试,他在黄昏时分撞见黄宇航,舞蹈室的门关着,但黄其淋就是知道里面有谁。

“班长你不走啊?”

“哦我还有,一小段舞。”黄宇航坐在音箱旁边,“你进不进来,进来就进来,把门关上。”

“我这样算不算刺探敌情?”

“那你出去......”

“别这样嘛。”黄其淋笑嘻嘻的,在落日的柔光下就像甜品店里摆放的鸡蛋布丁,从头甜到落脚。

这块加多了糖浆的布丁这会儿慢慢蹭到了黄宇航身边,“我当了队长之后才觉得,好累喔,干什么都累。”

“习惯就好了。”黄宇航和他排排坐,忍不住伸手轻轻拍了怕他的小脑袋,“你是队长啦,队长就要有担当,对不对?”

黄其淋没出声,但是点了点头,“你什么时候走,我们一起下去嘛。”

 

不是我没有担当,但一想到这次洒尽汗水呕心沥血将统统化为与你正面抗衡的武器。

谁都于心不忍。

 

华灯初上的重庆,黄其淋的模样在黑夜与霓虹的交替里明明灭灭,他是这么多人里边看着最像小孩的,身体开始抽条,脸上却还是有婴儿肥,黄宇航其实喜欢掐他脸,“我带你回家看猫怎么样?”

“短剧新台词?”

“我说,带你回我家,看我的猫。”黄宇航有点气结,“去不去啊?”

“......我会不会被你的迷弟们群殴?”

“你不说我不说......”

 

“干嘛突然带我去看它?”

“因为。”黄宇航趁他认真问问题的时候顺利上手,掐了又掐,“我觉得它有点像你。”

“什么鬼你这是......”

“我最喜欢它。”

 

哪怕很多人喜欢你,我也最喜欢你。

 


评论(3)

热度(70)

  1. 美少年是全世界的财富星年与行 转载了此文字
    我最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