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年与行

偶尔耍流氓

温柔

黄其淋接电话的时候正在看电视,他目不转睛地望着荧屏里的综艺节目主持人,却努力地让自己专心于电话里的对话,“不知道啊,再看吧。”

“你还没有准备好吗?”

“是啊,最近有考试。”电视里的节目终于进了广告,黄其淋也终于舍得从沙发里抽出身来,“怎么啦,你准备好了?”

对面的人像是叹了口气,“我也再说吧。”

 

黄宇航打电话来问他月考准备好了吗。

有点意外,但是很高兴。

黄其淋又再次将自己埋进了柔软的沙发里。

 

黄宇航其实是想问这次黄其淋要唱什么歌,他觉得黄其淋唱歌是真的好听,天生一把好嗓子,唱什么歌都不浪费,黄宇航又想起三四月时指导老师夸黄其淋,说能把表演天赋融入唱歌表演里,很厉害。

“你说他是融入进了哪一种里面呢?”黄宇航那次月考结束后悄悄问丁程鑫,“唱很高兴的歌还是很悲伤的歌?”

丁程鑫比他俩都小,却意外地比他俩都有想法,“阿黄的话,应该都有。”

私底下的黄其淋看上去不愠不火,整个人都是很淡然的,所有人都觉得其淋哥很好,只有黄宇航摆摆手说不,黄其淋是个矛盾体,可这样一来,他黄宇航就成了众人的矛盾体。

 

“你踩着它的脑袋出去又躺在它怀里睡觉,你不觉得脏吗?”

“哪儿不脏?”黄其淋耍赖似的反身坐到他大腿上,“就连床都是猫爬过上去的,猫哪儿都跑,又踩回床上。”

“......”黄宇航想了老半天啥也反驳不了,索性直接下命令,“总之那个熊以后不要窝里面睡觉了,放了那么久都是灰尘。”

“那我睡哪儿,我窝你怀里睡觉。”黄其淋笑嘻嘻的,满脸老不正经的样子,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控制音量,周遭一堆小迷弟听到了呼啦呼啦就全涌过来了,纷纷扒拉着黄其淋嘴里嚷嚷着不行不行班长是大家的。

黄宇看他们闹,后来看小锅盖们太欢腾往黄其淋身上扑干脆伸手圈住了还坐自己大腿上的人,嘴里苍白的劝着说别闹了别闹了快去练舞要检查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最后是黄其淋被集体挠痒痒,他笑得眉眼弯弯,脸都笑红了,像上了胭脂似的,肩膀不停地抖着,黄宇航在对面的落地镜里看到黄其淋把头埋在了自己的颈窝里,整个人都挂在了自己身上。

于是黄宇航又笑了,闹吧闹吧,他想,只要他是我的,随你们怎么闹。

空气里被大家这么一闹开始渐渐燥热,晚饭时间到的时候有工作人员来敲门叫去吃饭,于是小锅盖们又欢快的散开朝着门口奔去了,整个舞蹈教室霎时间又空旷下来,只剩笑到脱力还没回过神来的黄其淋和被坐大腿无法动弹的黄宇航。

“你们年轻人不要那么活泼好不好。”

“你老人家承受不住吗?”黄其淋说话的声音软软的,好看的脸在白炽灯下显得唇红齿白,“明明你自己也打得很高兴。”

“.......”黄宇航再一次哑言,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还搭在黄其淋肩膀上的手臂猛地收紧,牢牢将那个人圈在了怀里,“对啊,我也很高兴。”

 

窗外华灯初上,山城的秋风突然开始温柔。

 

 


评论(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