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年与行

偶尔耍流氓

提前预告

“咱俩都姓黄,可不就是一家人嘛。”

 

黄其淋之前为了抢一口吃的恨不得将所有甜言蜜语都从心窝子里掏出来给黄宇航看,唱情歌似的给他听,“一家人还分什么你我啊,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对不对?”

黄宇航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男孩子无所不用极其,把声音拖长了,摇着自己的手,撒娇地说班长你给我咬一口嘛,我把我的旺旺仙贝全部给你,我就是想要吃那个煎饼嘛。

你这么会循循善诱,以后应该去做幼儿园老师。

黄宇航其实对那个煎饼没什么兴趣,煎饼只要想吃天天都能在家楼下吃到,可黄其淋就不一样了,黄其淋才不会每天都皱着小脸拉着他的手撒娇,哪样更难得一目了然,黄宇航默默为自己的小聪明点了十六个赞。

“我不吃旺旺仙贝。”

“那……那水果罐头?”

“太甜。”

“我我我还有蛋黄派!”

“太腻。”

“喜之郎!什锦口味那个!”

“小朋友才吃那个。”

“奥利奥,我有抹茶味的和草莓味的!”

“饼干屑会掉一身。”黄宇航扯了扯自己白色的卫衣。

“我所有吃的都已经给你啦!”黄其淋坐在地板上一脸委屈,“人生为什么这么艰难,煎饼都不能吃一口……”

 

后来黄宇航还逗他,实在太好玩儿了,直到煎饼悄悄在旁边冷了老半天两人都没发现,一开始的夺食战役已经成功转型小学生斗嘴,黄其淋头发蓬松,一跳起来就像顶小降落伞。

那么张扬,去到哪里都不肯降落的样子。

黄宇航最后妥协了,“你给我掐一下你的脸,煎饼拿走。”

黄其淋撅起嘴,好像有点不舍得似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班长你说话说话啊,不然我们就在公司门口干一架。”

“嗯,说话算话。”

黄其淋没话讲了,他乖乖闭上眼睛,往黄宇航跟前靠,黄宇航内心一震,表面却还是不动声色的,只是也慢慢靠了过去,动作极快的,在伸手狠狠掐了一下对方左脸的同时,也凑上前轻轻地碰了一下。

黄其淋痛得在地板上打滚,说黑娃你好狠心啊你在我这张倾国又倾城的脸上都干了什么,我觉得你肯定给我掐红了!是不是啊陈泗旭!

路过的陈泗旭本来还想进来看看黄其淋怎么了,在门口却突然看见了室内镜子里黄宇航的倒影,于是脚步猛然也转了个弯儿,毫无留恋地走了,跟在他后面的张真源问怎么了,陈泗旭头也没回:“不想被班长唠叨就别进去。”

“噢,班长在里面啊。”于是张真源也笑着走开了。

 

黄宇航的心思其实很好猜,这不全世界都知道。

除了黄其淋,黄其淋还心心念念着那个煎饼,捂着自己的左脸泪汪汪在哼唧,用高音给黄宇航表演者歌曲,“我的心真的受伤了。”

“以后我每天都买煎饼给你吃吧?”黄宇航蹲在他面前一脸认真,“然后你就每天闭着眼睛给我掐一下脸。”

“为什么要闭着眼睛?”黄其淋躺在地板上,整个人都懒懒的,眼神却带有机灵的笑意,似乎他是知道黄宇航有什么目的,似乎又不知道,只是觉得这样的对话很有趣。

黄宇航一下子觉得有点耳根子热,他不肯定黄其淋是不是真的在说那件事情,在掐人家脸的同时,还不要脸的亲了人家一口。

因为黄其淋说,我以后都不要吃煎饼果子了。

黄宇航有点慌,他以为黄其淋生气了,但还什么都没有解释出口的时候黄其淋又软软地笑起来,“但如果你每天留下来,教我新学的动作,我可以每天给你掐一下脸,不过你不能太大力,毕竟我这张脸买了保险。”

“噢。”黄宇航木讷的点点头,他有点失望,却不知道为什么。

“不过你亲我的时候,你要先告诉我,然后我要睁开眼睛。”

“噢…”黄宇航像是在发愣,然后猛地一惊,“什么?!”

“不然你这样搞偷袭,是不公平的。”黄其淋脸好像红了起来,他不再敢跟大家口中帅气稳重的班长目光对视,而是翻了个身背对着那个人,“你偷亲我,然后我害羞,你觉得公平吗?”

 

好像是不怎么公平。

黄宇航心中有点小雀跃,他推推在地板上扮睡的黄其淋,对方别扭地装作不耐烦的样子,“干嘛啊……”

“我要亲你了。”

 

冬天好像越来越冷了,黄其淋捂着自己的脸,肯定是因为风吹得太厉害,把脸都吹红了。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