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年与行

偶尔耍流氓

平衡感和你

黄其淋还没有见过黄宇航发火的样子,他躲在房间里看最新一期的星期五练习生,看着黄宇航一板一眼念着台词,明明应该生气到天摇地动的场面却被他的柔和缓缓平铺下来。

你总这样温柔可要怎么好啊。

手机响起的前一秒黄其淋还在想这个问题,后一秒黄宇航三个字就已经闪烁在他的手机屏幕上面了,他将电脑页面退出才接起来,“喂班长,不用做题吗,马上就要考试了噢。”

“脑子坏掉了吗还有半年。”黄宇航仿佛在笑,“你呢,你不用做题了吗,黄其二?”

“你沉醉不愿醒啊汪星人。”

“你现在没有在训练,可以不叫我班长了。”

“哎呀我才刚刚在家做了两个多月的题,就这么把我狠心抛弃了吗我的班长。”

“你这么傻。接下来的中考可要怎么办才好?”

黄宇航的重庆话说得简直不要太顺溜,黄其淋把电话换了一边耳朵听,问他想好要去哪间学校念高中了吗。

“没想好。”

“有高中读就行了是吧?”黄其淋觉得黄宇航是那种喜欢一步一个脚印来的,太遥远的目标会让他失去平衡感,这样一想来这个男孩子好像真的一直在追求平衡感,什么事情都要找到中间的平衡点来作为生活的支撑。

细稍末节的吹毛求疵。

“你有没有在听我讲话到底?”黄宇航像是连接到了他的脑电波一般,讲话的声音都提高了一个度,“别骗我你现在一定不是在复习。”

“你的平衡感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追求完?”

“等到我不是天枰座的时候。”

就是下辈子的意思呗,黄其淋撇撇嘴,“你会抛煎鸡蛋进碟子里了吗黄宇航?”

“噢那个啊,下次啊,下次抛给你看。”

谁也没说下次是什么时候,就像是黄宇航突然看到黄其淋的微博,看到那个灵魂仿佛都是透明的干净小少年居然一脸深沉的说出要自己决定人生的话语来。

黄宇航没有问过他。

不来训练没有问过。

是不是真的退出也没有问过。

追求平衡感的黄班长只是在深夜里卧在被子里将那句话看了一遍又一遍,人生本来就是一个人的人生。他踏踏实实睡了一个长觉之后终于想明白。

人生的确就是一个人的人生。

所以我自己的人生,我最有决定权。

我要等你,我没有意见。

 

黄其淋在挂电话之前特地叮嘱黄宇航,“你考虑好考什么学校要记得告诉我噢,班长。”

“说了你可以不用叫我班长了。”黄宇航叹了口气,又急忙补充,“我没有抛弃你。”

不是我们,是我。

“那黄宇航。”黄其淋困了,说话的声音慢吞吞的,“你要永远留在我身边,我教你做饭。”

“一月份的时候找时间见一面吧?”黄宇航问他,“都还没有给你过过生日呢?”

“哎呀不用那么麻烦的,你好好学习我就谢天谢地了。”

“我想你哎,你不想我吗?”

“喂!”黄其淋耳根一热,有点炸毛。

对方却还是不依不饶,“我那么想你,你可得也要很想我才行啊,不然我怎么追求我的平衡感啊?”

 

我的人生,要有你才行啊。

不然那么重的一份爱,要怎么平衡我的人生啊。


评论(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