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年与行

偶尔耍流氓

属于你的我的人生

丁程鑫在街角看见了那个穿白色卫衣的家伙。

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笑起来天真烂漫,侧着脸和身边的同学叽里呱啦讲着什么,眼角眉梢都是快乐。丁程鑫站在原地默默看了他大概半分钟,掏出手机打字,“小心白色卫衣蹭上糖浆,难洗。”

那边的黄其淋不一会儿也拿出了手机,看完之后有点惊讶地抬起头左顾右盼起来,再一个转头,就看见了街对面的丁程鑫,于是他奋力地挥动了几下手臂,啪嗒啪嗒就跑了过来。

像个小雪人呼啦呼啦地飞奔到他身边。

“你怎么也在这儿啊?”

“我想买点东西,过来这里碰碰运气。”丁程鑫望着他白皙的脸,将真实想法用力地按压了回去,来这里打个转儿,碰碰运气,不是买东西,是要见你。

看来今天运气很好。

黄其淋却看起来很高兴,没有细想太多,“买什么呀?要我带你去吗?”

 

这可把丁程鑫难住了,他双手插在兜里,帽子反着扣在脑袋上,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有种山鸡哥的范儿,现在这位大佬绞尽脑汁想了又想,才终于开口:“噢......买那个什么.....”

“什么?”

“买.....买套三角尺!”

见到黄其淋神色古怪地望着自己,丁程鑫才明白刚刚到底讲了些什么奇怪的话来,可他不管,一把搂过旁边的人,不由分说就往前走去了。

我千里迢迢来见你一面,这样好的运气,今天必须奉陪到底。

 

黄其淋见丁程鑫略过了一间间文具店,终于忍不住拉停了横冲直撞的小狐狸,“我送你一套三角尺吧?”

丁程鑫无所谓地点点头,说好啊,你什么时候给我,我去你家里拿吗?今天你家里有人吗?噢有人啊,那下次没有人的时候再叫我去吧。

“还没人的时候才去,你想干什么你?!”黄其淋的天赋好像又在这一瞬间被激发了,他夸张地抱住自己,综艺感纷纷从他身体里的每一个角落迸发出来,砸得丁程鑫头晕眼花。

 

大脑仿佛被黄其淋的声音中断了脑电波,丁程鑫一个愣神,已经脱口而出,“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嗯?”黄其淋喜剧演员般的表情慢慢又沉寂下去了,他微微张着嘴,在重庆渐渐暗下来的天色里像块光线不足的甜甜圈,看起来已经失了甜度。

“我每次回去都见不到你,很无聊的。”

想你这种事情,只有我食髓知味。

 

“回来陪我嘛,好不好嘛。”丁程鑫狡黠地笑起来,拖长了音来撒娇,手里却牢牢握住了黄其淋的手腕。

黄其淋无奈地看着他精致的脸,嘴角是软软地下垂着扮可怜,手劲儿却大得出奇,眼睛也敏锐地盯着自己,仿佛只要自己有一丁点儿要逃跑的趋势,他就会毫不犹豫扑上来咬住自己,拖到深山老林去过永无天日的人生。

可是这又和自己的宗旨不搭嘎了。

人生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人生吗。

 

很明显这不是丁程鑫的人生宗旨,这只精明的小狐狸甚至可以讲自己自己摆在人生的前面。

人生重要还是丁程鑫重要。

不管,必须是丁程鑫噢。

 

前一班车大概全车站的人都上车了,黄其淋和丁程鑫站在空无一人的车站里冻得手脚发僵,丁程鑫紧紧挨着身边的小雪人黄其淋,还借势将纤长的手指扣入了黄其淋的掌心,“这样会暖一点的,是吧?”

黄其淋听见自己的心跳在冬夜的风里扑通扑通的敲起了架子鼓,害羞的声音振聋发聩,他还在犹豫该不该缩走的时候对方却已经抢占先机,利落地亲在了他的脸颊。

黄其淋有点受惊地眨了眨眼睛,丁程鑫还是笑嘻嘻地模样,像只机灵的小狐狸,黄其淋不用看都能感觉到他的尾巴已经得意地在身后摇起来了、

 

好吧,你是队长,你赢。

“你必须回来陪我,知不知道?”

“以为在演偶像剧吗?我才是大boss喔!”

“那你要回来陪我噢.....”一秒钟马上又软和了态度,黄其淋心里默默吐槽这个人才是戏精以后不要再给我扣帽子了,表面却还是乖乖点点头,于是丁程鑫开心了,伸手一下下摸着他的脸,“你的脸真好摸。”

“你真流氓。”黄其淋低下头,轻轻扯了扯丁程鑫的羽绒服,“下次见噢。”

“嗯?”丁程鑫惊喜地睁大了眼睛,“下次是什么时候?”

“给你三角尺的时候。”

 

等到思念快要溺死你和我的时候。

死里逃生地互相救赎吧。

 


评论(2)

热度(54)

  1. 海盐味火锅橙星年与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