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年与行

偶尔耍流氓

你嘴角的草莓

有的人天生就是适合脸红的。

黄其淋低下头害羞的时候最好看,丁程鑫这么觉得,所以见缝插针不留余力地为此努力着,在应该煽情感恩黄班长的时候要插一句本来我要拿草莓蛋糕去逗他,人家好好背对自己站着的时候偏要坏心眼地伸手去撩一下对方的小脸。

这个时候的黄其淋就会不动声色地炸成一朵蘑菇云,耳廓慢慢染上暧昧的绯色,像丁程鑫当初手里拿着的那个草莓蛋糕,由内而外散发着甜腻的气息。

 

后来黄宇航看了那期团综,私底下趁黄其淋窝在大熊玩偶里面睡觉的时候跟丁程鑫建议,“你以后不要再这样摸黄其淋了,不知道还以为是哪个小流氓呢,影响不好。”

丁程鑫表面答应了,内心却是半个字都没有装进去,黄宇航是谁呀,黄宇航可真当是那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什么事情在他嘴里讲出来都正直又生硬,丁程鑫有点嫉妒,当初如果是草莓蛋糕先沾到了黄其淋的嘴角,往后的那么多场眼泪和那个众目睽睽下的拥抱是不是就都属于自己的。

可惜没如果,丁程鑫感叹自己时运不济,晚了一步就没能将小可爱顺利地纳入怀中。

 

但又有句话叫先天不足后天补上,丁程鑫才不管其他人怎么想呢,虽然大家都说他温暖又体贴,善解人意细致入微,但自己的事自己知道,他本质上还是一个占有欲强到爆炸的小霸王。

所以要在黄其淋甜甜对着别人笑完之后掰过他的脸,不依不饶地也要得到同样一个甜度的笑容。

所以要在黄其淋被别人靠肩膀的时候迅速伸手去推开,曹峻伟刚剪的妹妹头堪堪避过。

所以要在黄其淋低下头听别人讲完悄悄话之后也低下头,轻轻咬一咬他脆弱的耳骨。

 

然后看着平日里大大咧咧的黄其淋同学腾的一下红起脸,嗔怪地瞪他一眼,声音糯糯地告诉他下次不要这个样子了。

“为什么呢?”丁程鑫危险地眯起了眼睛,“大家不都一样吗?”

“很痒的......”黄其淋小小往大熊玩偶的怀里缩了一下,马上又被扯了出来,对方将脸埋在他的颈窝里,撒娇地拱了拱,说我不嘛,阿黄我不嘛。

苍白又无力的拒绝,可是黄其淋却想不出什么推辞,只能默默继续红着脸,被小狐狸在抱枕下面拉着手结束大家一起开的座谈会,被在空无一人的茶水间偷袭,丁程鑫会冷不防亲到他嘴角上,再笑得得意洋洋。

 

当年第一口是榴莲蛋糕。

以后的每一口都得是草莓蛋糕才行啊。

对不对啊,黄其淋?


评论(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