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年与行

偶尔耍流氓

你很漂亮

黄其淋从夏天的时候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仔细想了又想又发现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只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蜷缩在谁的身边打个盹或者玩玩手机。

黄宇航是第一个察觉到的人,闷热的午后小豆丁们全部安安分分沉睡在午觉里,被严浩翔一胳膊砸醒的老班长懵懵懂懂坐了起来,以为训练时间到了,摁开手机发现时间才堪堪过去了半个小时,环顾四周小朋友还是东倒西歪睡倒一片的,特别是黄其淋,躺在沙发上睡得四仰八叉,一只脚搭在沙发靠上,另一只脚却稳稳当当半踩在地面。

何等清奇的骨骼。

黄宇航没什么睡意了,思量着再去排一下新的舞步,临走前摸了摸自己的良心,还是走了过去打算帮黄大老板抬个脚。

这个时候就发现了。

黄其淋脸上的婴儿肥褪得慢,其实也不能说慢,准确的来讲黄其淋现在还是个小朋友,老是悄悄恶作剧之后缩到自己身后偷笑的小朋友,说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班长干的!

这位喜欢耍赖的小朋友却有一双好腿。

黄其淋皮肤白,不但白,还细腻,一到这种没有了长衫长裤遮掩的季节里,最容易鹤立鸡群。

不同于其他男生日晒后的小麦色,这双腿永远都是白皙的,从大腿到脚踝都是一尘不染的干净,当然丁程鑫也很白,但还是有别于黄其淋。

几分钟后终于意识到自己到底在干什么的黄班长惊了惊,有点慌乱地帮沙发上的睡美人摆好了腿,顺便抽出一张纸巾垫在他下巴,“口水流一地。”

 

黄其淋小同学宛若童话里天真的小红帽,依旧在梦境里愉快地遨游着,睡得忘我,睡得超我,大概梦到早上还没熟练的动作,皱着眉又蹬了蹬腿,于是好不容易搭到沙发上的腿又刷拉一下落回地面。

丁程鑫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使得他身边的敖子逸不耐烦地往空中挥了挥手,满脸的不乐意。

在黄宇航醒的时候他就醒了,不动声色地看了全程,这会儿轻手轻脚地走过去,蹲在黄其淋面前饶有兴趣地观察着,宝物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发现的噢,黄宇航。

 

黄其淋的腿是最漂亮的。

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认知,本人除外。

一双腿又长又直,白得发光,明明一同训练却没有明显的肌肉线条,线条流畅得像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即使是穿挑剔的足球袜,也依旧纤细得让女孩子都嫉妒,这样难得的美物,没有人会忽略的。

 

丁程鑫索性轻轻地坐到了沙发的尾端,将那双漂亮的腿搭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双手好好地拢住了,趴在上面,餍足地眯了眯眼睛。

既然没有人会忽略,那总得有人提前占有。

所以这一次,你是我的。

 

黄其淋刚睡醒就发现腿麻了。

不可能啊?本大爷如此放飞自我的睡姿,连隔壁叔公都点头称奇,怎么会麻呢?

艰难地抬头一看,噢丁程鑫。

你趴老子腿上睡觉干鬼?

 

丁程鑫被他一动,睡眼朦胧地也抬起了头,“你醒啦阿黄......?怎么这么快醒啊.....?”

黄其淋表情微妙了几秒,还是决定说实话,“你压得我腿麻了......”

美颜组大眼瞪小眼了半分钟之后丁程鑫终于舍得起来了,伸了个懒腰说阿黄对不起噢。

黄其淋不介意,习惯怼过去一句,“你看都压红了,算不算工伤?”

 

丁程鑫这才反应过来,看着被自己压出的红印子,边缘暧昧地过渡回原本的白,那压在其他地方呢,会不会也这样,带了一点点恶意的赤色,危险地蔓延成青春期的整片晚霞。

黄其淋终于明白那种不对劲是什么了。

同样赤裸的,明目张胆的目光,流连在自己周围,贪婪又谨慎,露骨却又没有一丝杂念。

属于蠢蠢欲动的每一颗心。

 

“阿黄,我就亲一下。”

黄其淋听见丁程鑫用气音讲出这句话,尚且未来得及反应,已经被动作利落地扣住了后脑,接受了绵长到快要窒息的一个吻,双腿绷直上身却要前倾的姿势让他感到筋骨一阵酸痛,眼角霎时间就红了。

亲在嘴上,却红在了眼角。

丁程鑫觉得有趣,松开他之后忍不住再要求一次,“阿黄,以后每天都要这个。”

“做梦!”

“就是每天都要!”

“想得美!”

“想的你。”丁程鑫笑得很甜,可是黄其淋分明看到了他背后的大魔王,彼此势均力敌,但丁程鑫属狐狸的,这就是bug了。

这个bug将黄其淋抱到了怀里,用力抱着他,阿黄我们再亲一次嘛,来嘛。”

黄其淋歪着头,乖乖被他亲,看起来人畜无害,“手再乱摸我腿,老子就挑断你的手筋。”






有点蠢蠢欲动想写大四角

大三角也行啊

评论(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