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年与行

偶尔耍流氓

奇妙能力歌

我变成荒凉的景象,变成无所谓的模样,变成透明的高墙,没能变成你。

 

丁程鑫感觉到汗水从额角缓慢地划下,落入棉质的衣领,风一吹,带来整片凉意。

像那年他们去拍戏,黄其淋浸湿了新买的手套,十指冰凉地握在自己手中,却反过来说丁程鑫你的手好冷喔。

中午又看到陈泗旭在看以前黄其淋唱歌的视频,丁程鑫站在门外默默听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没有进去帮他关掉,不再自欺欺人地讲那些安慰的话,是黄其淋教他的。

他们偶尔会在空闲的时候打一通电话,黄其淋听起来也很好,赞扬前几天的演出很圆满,又说到自己最近学会了新的包饺子方法,以后可以再包一次。

“以后是什么时候,你回来的时候吗?”

“没有人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时候。”黄其淋轻轻松松,将未知一笔带过,“其实又有什么差别呢?我们还是可以约在一起玩,我也可以继续配合你录小咖秀,当我写完我的作业之后。”

“好吧。”丁程鑫想了想,居然愉快地答应了。

 

敖子逸捧着装有红烧排骨的饭盒坐在饭桌前愣神,他们很久都没有叫过红烧排骨了,一桌子小锅盖其实都不怎么爱吃这家的排骨,但是敖子逸很喜欢,以前会和黄其淋分,黄其淋闹腾过后总是吃特别多,也不怎么挑食,咋咋呼呼地挥舞着手臂,“敖子逸!这边!请求排骨增援!”

敖子逸也会开心地陪他一起疯,“收到收到!即刻增援!”

茫茫宇宙中为数不多的援军。

如今也撤离了驿站,留下自己一个人打这场战。

严浩翔伸手接过了那盒排骨,“一起吃吧?”

黄宇航不紧不慢地开着其他的包装盒,“黄其淋说最近很忙,要准备期末考试了。”

 

丁程鑫在陈泗旭走了之后溜了进去,屏幕上暂停着黄其淋的脸,和他手中半举起的麦克风,“你想得美,不会让你走的。”

没有人只听半首歌,没有人只爱到一半就离开。

 

“去找黄其淋包饺子吧!”

敖子逸嘴里咬着半块红烧排骨,“班长刚刚说他要考期末了。”

丁程鑫才不管呢,他把钱包甩到黄宇航跟前,“今晚去,就今晚去吧!我买饺子皮!”

全场的小锅盖都没有讲话,整个场子一时间寂静下来,最后是黄宇航点点头,“去吧,他考他的试,我们去见我们想见的人,没毛病。”

 

黄其淋被吓了个半死。

他穿得像个球,看自己家门口突然多了三个人,站中间那个一脸杀气腾腾,“黄其淋,我等不到以后了,我今晚就要吃饺子!”

“你们要死喔!”黄其淋打算起义,“不行!我今晚要吃红烧排骨的!不吃饺子!”

“这里有。”敖子逸快乐地摇摇手中的饭盒,“他俩都不喜欢吃,我请求增援!”

黄宇航大手一挥,三个人整齐地为他让出了一条道儿,“开门吧肥脸。”

 

过了很久才发现,其实我们都没能变成你,你是一首歌,里面的婉转曲折只有你才能走到底。

我们都想拥有你,我们可以拒绝更好更圆的月亮,不能拒绝你。

 

黄其淋默默看着丁程鑫手一抖将饺子皮一股脑儿全砸自己膝盖上了,长长叹了一口气。

“敖子逸!把饺子皮捏实一点不然会散的!”

“班长!不能开这么大火,水会干的!”

“丁程鑫!从我大腿上起来!你说要包饺子我才放你进来的!”

 

无论以后会怎么样,你们都是我不能拒绝的,最好最圆的月亮。

和我在一起吧,无论日升月落,无论天荒地老。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