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年与行

偶尔耍流氓

好看

勾肩搭背好像就会得到感情的升华。

黄其淋很认同这句话,他争取在一切时间都跟身边的小伙伴实现这个目标,比他矮的轻轻松松,比他高的可能需要稍稍垫一垫脚尖,不过没关系,为了感情好,就算跳起来又何妨。

丁程鑫高过他的时候自己还没察觉,黄其淋先咋咋呼呼地嚷嚷起来,说丁程鑫你不厚道啊你咋自己偷偷长高了?

丁程鑫莫名其妙,“难道长高之前还要先打报告?”

“对啊!”

“得不到允许就不能长?”

“对啊!”

“对你个头!”丁程鑫笑嘻嘻地搂过他的肩,“我还不知道你要干什么吗?我搭你肩不也不一样吗?”

“......”黄其淋没话说了,他也不想承认,对啊。

 

后来他们为了节目吵架,丁程鑫一把揪过自己领子的时候黄其淋还是悄悄翻了个白眼,当初就应该坚持让丁程鑫打报告,批准了才能长高,不然现在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可以扯过自己的衣领。

身高不算悬殊,可还是差那么一点点。

在洗手间扑了满脸水来冷静的黄其淋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身体已经抽条到了少年的轮廓,和刚刚吵架的那个家伙一样,拥有了青春漂亮的颜色。

都这么大还像小孩子一样吵架,以后怎么在公司当大哥大?

梦想要当霸道总裁的黄其淋摇摇头,决定委屈一下自己,去找一下丁程鑫,趁事情还没有败露之前及时挽回。

 

那边的丁程鑫在关掉音箱之后久久地望着舞蹈室里的落地镜发呆,刚刚是不是扯太大力了,黄其淋的脖子都隐隐被勒出了淡淡的痕,在热气腾腾的汗水里泛着暧昧的红色。

明明很生气,却很怕他痛。

会不会痛到自己一个人躲在哪里悄悄的哭?可怜巴巴地抹眼泪,眉头皱成委屈的模样,扁着嘴,包着一大颗眼泪的眼睛眨巴眨巴,就溃不成军。

溃不成军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

丁程鑫认命的捶了一把地板,起身去找人。

 

在另一个舞蹈室看见了黄其淋,缩在黄宇航身边,看见自己进来还有兴致招招手,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来刺探情报,你也来吗?”

“刺探完了吗?”丁程鑫不知道应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谢谢班长慷慨相救。”黄其淋嬉皮笑脸地蹭了蹭黄宇航的肩头,“我们要回去超过你们了。”

 

于是又回去跳,唱到黄其淋声音已经隐隐发哑,丁程鑫摆手宣布练习结束,“可以了,明天再练一两遍后天就能上台了。”

“我是不是进步很快?”黄其淋懒洋洋地躺在地板。

“你刚刚去黄宇航那里干什么?”

“刺探情报啊。”

“你骗我干什么?”

“好吧。”黄其淋也不反驳,“我问了问班长,如果你生气了,要怎么办。”

“他哪里会知道。”丁程鑫摇摇头,“我没有和他生过气。”

“大家都说你没有生过气,为什么你要跟我生气呢?”

“我为什么不能生气呢?”丁程鑫坐在他身边,伸手去摸了摸他的脖子,上面的红印早已经淡了,但丁程鑫还是缓慢地一点点用指尖滑过去。

黄其淋又不说话了,也没有阻止丁程鑫的动作,很久之后终于开口,说你是不是压力太大,要宣泄一下?你早说嘛,那以后我允许你跟我单独发脾气吧,但是你不能真的很生气,你真的很生气,我又要怎么哄你呢?

丁程鑫想了想,把他半拉起来,圈他进自己怀里,“那以后如果吵架,抱一下就算和好了,。”

“就可以了吗?”

“不行的话,再亲一下,。”

“什么鬼......”黄其淋明显慌乱起来,又不甘心在比自己小的丁程鑫的面前表现出来,“无理取闹就不哄了。”

“试一下吧?”丁程鑫往前逼近了,仗着身高的优势低头望着他,浑身散发着压迫感。

“不试。”黄其淋低下头不看他。

“不嘛我们试一下嘛!黄其淋!”

“你不是不生气了吗!”

“对啊......”丁程鑫语塞,只好改口,“那.....那在表达喜欢的时候,也可以亲的啊!”

 

身高果然还是很重要的。

黄其淋仰起头被亲的时候又悄悄翻了个白眼。

 

“丁!程!鑫!不要摸我脖子了!到底在干什么啊!”

“好看。”







来漂亮的小姐姐跟我聊一下天嘛

有没有漂亮的小姐姐想要点梗呀

当新年礼物送给你嘛

评论(1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