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年与行

偶尔耍流氓

破碎的红玫瑰

黄宇航表情复杂地盯着前面跟敖子逸抱在一起滚来滚去的黄其淋,他穿了白色的衣服和白色的球鞋,像只淋满了整杯牛奶的团子,此刻正欢快而不遗余力地全身三百六十度为地板擦灰。

黄宇航又想起之前跟黄其淋同一间房睡的陈泗旭固执地争取下一次也得到黄其淋的权利,“黄其淋身上有我家的味道!我喜欢跟他一起睡!”

“不不不不行,下次得重新抽签,这样才公平。”黄宇航当时表面大公无私,其实内心的算盘打得噼啪响,小屁孩你家能有什么味道,就算真的有那也是巧合,老子唱歌没你厉害,但黄其淋你别想,早晚都得是老子的人。

 

但怎么办呢,说好的抽签。

黄宇航想了很久,终于在一个中午偷偷独自潜入了黄其淋的秘密小天地,“你又在这里看电影!”

窝在大熊玩偶里的黄其淋把手机放下,“你不睡觉吗?”

“哦,我来找你商量一件事情。”

黄其淋看他神神秘秘地皱起眉,突然就来了兴致,立马端端正正坐直了,想了想又伸手把黄宇航也扯进大熊玩偶里面,“老黄同志,您请讲。”

 

黄宇航就这么躺在大熊柔软的怀里,再不动声色边讲边暗中挪动位置将黄其淋框进了自己的怀里,说完自己的计划后满怀期待的看着对方。

黄其淋却摇摇头,给他泼了满脸六月飞霜,“班长,你这样不厚道哦,你怎么能骗我家小旭旭呢,不好不好。”

“什么你家,是大家的!”

“对嘛,怎么能骗大家的小旭旭呢?”

“......”黄宇航抬眼看了看被拉得严严实实的窗帘,突然发现整间房间原来暗得压抑。

 

黑暗属于本能。

欲望属于本能。

万事俱备,只欠君心知我心。

 

黄其淋看起来有点昏昏欲睡了,他懒懒地抬起一只手示意自己要休息,“班长我睡一会哈。”

黄宇航没回答,只微微低下头,将脸埋在了他的颈窝里。

黄其淋没在意,正准备收心开始睡觉,颈动脉的位置却突然被什么温热的东西划了一下。

黄其淋:“!”

黄其淋:“什么玩意儿!”

黄其淋:“班长你干了什么?”

黄宇航还窝着,“舔了你。”

 

宇宙大爆炸带来新的世界。

黄其淋慌乱中一个反手摁到了身后的人,大脑一时短路,“咦班长你有腹肌.....”

“你有吗。”黄宇航已经懒得去管他讲了什么,双眼危险地眯起来准备捕杀猎物。

“我我我.....”黄其淋愣了下,居然真的撩起了自己的衣服看,“我.....以后会有的.....”

撩起来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放下来,黄其淋条件反射就想跑,被身后那双肌肉线条分明的手一下就给拽了回去,重重砸回那个人的胸膛上。

 

所有的感官瞬间达到超我的状态。

 

黄其淋很白。

黄宇航咬在他肩头的时候这么想,像被淋了一整杯的牛奶,漂亮到发光,眼角却因为害羞而绯红一片,看起来又很可怜。

安慰一下你吧,乖孩子。

黄其淋被舔湿了每一根睫毛,他闭着眼睛,却无法封锁所有感官,于是敏锐地感受到对方温热地舔舐了自己身上的每一片肌肤,或者是轻轻嘶咬自己脆弱的命脉,最后把他的手扣进掌心,低声诱惑他,“你不想看着我吗?”

 

黄宇航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将你纳入他那片柔情的汪洋大海中,你或者甘之如饴沉溺,或者失魂落魄挣脱。

可温柔却不自知,就变成了利器。

刺得有心人悲痛欲绝,刺得黄其淋泪眼朦胧。

 

“别和陈泗旭一件房了,这次来我这里吧。”黄宇航俯下身在他凸起的锁骨用力吮吸,直到皮肤下的毛细血管碎裂成一块只属于黄宇航的印记,“不然睡觉的时候怎么办呢?你有高领的睡衣吗黄其淋?没有吧?”

黄其淋还是哭唧唧的样子,想说什么却被自己亲爱的班长冲撞得支离破碎,他只能死死咬住嘴唇,双手却很老实地圈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黄宇航再次很认真地问他,“这次和我睡吗?”

黄其淋见他停下来了,赶紧带着哭腔口齿不清地点头,“和你睡。”

黄宇航开心了,把他抱起来,让他伏在自己肩上抽抽搭搭的哭,轻轻拍他的背,顺势而下,“以后呢,以后和我睡吗?”

被自己班长的温柔攻势打昏了头脑的黄其淋没有丝毫犹豫,用力抱住黄宇航的脖子泪眼婆娑拼命的答应,“睡.....呜......以后都和你睡......呜.....”

“乖了。”黄宇航松开怀抱,双手捧着他的脸,好好地给了他一个吻。

 

门外突然传来谁的声音,在敲门,喊着黄其淋黄其淋,来抽签了,这次我要和你一间房。

门内无人应答,所有争夺都被嚼碎了在彼此的唇齿之间。

 

不管谁的大家的谁是你的。

我的那株红玫瑰埋在了你的锁骨之上。

所以你永远是我的。









我放弃了我的车可能抛锚了

评论(1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