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年与行

偶尔耍流氓

你能来吗

让我再看你一眼,从南到北。

 

丁程鑫坐在被窝里顺从地听着敖子逸亢奋的指挥,“你的儿子丁程鑫早恋了,早恋对象是贺峻霖。”

早恋要干些什么呢。

敖子逸唯恐天下不乱,哪怕在学校也会大着胆子在楼道里对丁程鑫调侃,说哎丁程鑫儿,你女神回家了吗?你不送人家吗?

丁程鑫会翻个白眼有点不耐烦地摇头,“说了第一百次,不是我女神,同一个组要做作业而已。”

敖子逸好像一直都很快乐,丁程鑫有时会望着他蹦蹦跳跳的背影陷入沉思,跳舞也是,动作是人群里最轻盈的那个,现在也是,笑嘻嘻地指挥众人来演他最近在看的家庭伦理剧。

 

早恋要干什么呢?约会吗?

丁程鑫不动声色地将微信列表划下去,悄悄停在了某一个人的头像上,“我,我说我明天要,有一场篮球比赛,你能,来吗?”

周遭的一圈小孩突然都静了下来,敖子逸心中一惊,生怕丁程鑫真的借此机会跟他的女神开聊,几台摄录机还在眼前分秒不差的运转着,几个大人也在椅子上看着他们一举一动,无论有什么差池,都有酿成大祸的可能。

张真源挑了挑眉,这样的丁程鑫他第一次见,有种信手掂来的慵懒,同时也有点小心翼翼,这份寻常的邀约从他嘴里听来,暧昧得让人发指。

敖子逸趁大家又乱作一团的时候拍了拍张真源,“他真的发微信了?”

“发了。”

“啊?真的在发啊?”

“真的在发。”

“发给谁啊?”

“没看清楚。”

 

丁程鑫没等到微信的回复,却等到了敖子逸的批评。

这一年突然拔高的男孩子把他堵在走廊里,苦口婆心地劝导,说丁程鑫儿你还小你不能现在就谈恋爱啊,是不是,你还要考很多个期末考试才能长大呢,现在恋爱,可是早恋啊。

丁程鑫无所谓地耸耸肩,“不是你说我早恋嘛。”

敖子逸急了,“我说那是和贺峻霖……”

丁程鑫还想说些什么来堵住敖子逸的嘴,却突然感觉到羽绒服里的手机微微震了一下,于是他本来波澜不惊的心也连带着打起鼓来,他摆摆手说导演我不跟你说了,我有点事情,很重要的事情。

敖子逸看着丁程鑫一路火花带闪电兴高采烈地将房门“嘭”一声用力关上,表示心里很苦,叹了一口气之后觉得有必要下次再找机会跟他谈谈。

 

黄其淋在家里洗热水澡,暖和得快要在浴室里睡过去。

可等到他出来后拿起电话,听完一段语音之后,所有的昏昏欲睡仿佛都回归了他踏进那层水汽前的清醒,他站在窗口,被晚风吹得耳尖冰凉,连带着对面的声音也变得如履薄冰。

丁程鑫发来了语音。

丁程鑫那边很吵,有敖子逸和贺峻霖的笑声,却掩盖不过他压低了声音的邀请,他说我有一场篮球赛,你能来吗?

然后下一秒又说,哇塞,这么爽快啊?

再下一秒就是张真源叽里呱啦地打断,于是他又说,那串串就别吃了哈。

买卖不成仁义在,黄其淋坐在床上噼里啪啦地打字,他不太忍心看丁程鑫留着两条长长的语音落在最底下,他的第二个恋人,必须是要众星捧月的。

 

丁程鑫把门锁了,又反复确认了两遍才拿出手机,看到黄其淋的名字出现在锁屏的时候他却又突然变得近乡情更怯起来,生怕对方回复了什么礼貌陌生的话,也怕他义正言辞地表明他们不该再联系。

这个世界谁都活得那么小心翼翼,除了黄其淋。

丁程鑫屏住呼吸,靠在门上点开了那段小小的语音。

那边先是没什么声音,只有风的撞击发出钝重的回响,再过一两秒后突然黄其淋清亮的声音就出现了,他说,喔,好啊。

丁程鑫觉得双脚正在慢慢脱力,他缓缓地顺着门板坐到了地板,发了几乎有一分钟的愣之后才如梦初醒般的惊起,自己得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答案?是谁说的?黄其淋吗?说什么了?说好吗?是好吗?好?

心动会在什么时候。

绝对不是前桌女生分自己一半巧克力的时候,绝对不是收到大段告白短信的时候,也绝对不是校花站在球场边冲他鼓掌的时候。

但绝对是现在,黄其淋回复他的这一刻。

 

两天后拍摄结束,丁程鑫坐在回去的大巴上就开始各种按捺不住,“我去你家楼下接你吗?”

“我不能去你家楼下接你吗?”

“那我去你家附近那个公交车站接你吗?”

“你明明都答应我了要跟我吃晚饭的啊!”

坐在前座的敖子逸听得是心惊肉跳,staff全部坐到了最上边儿,让孩子们坐后排睡觉,丁程鑫难得不体贴一回,硬是要自己一个人霸占了最后整排座儿。

敢情是为了谈恋爱???

敖子逸决定打潜伏战。

 

他回到重庆后偷偷跟着丁程鑫。

听丁程鑫毫不避讳大着嗓门,说不行我就要去你家接你,你给我等着,你不能跑了不然我以后都不理你了!

敖子逸痛心疾首,怎么能对女神这么吆喝着说话呢,还能不能好好追了,这还没到手呢听着都觉得要跑了。

敖子逸觉得丁程鑫这追人的套路真长,绕到他腿都有点酸了前面的人才终于停了下来,敖子逸喘着气儿打量周围,越看越不对劲,熟悉,熟悉得可以,熟悉得他能去摁黄其淋家门铃。

然后他就真的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小小的,慢悠悠地晃到了丁程鑫后面。

 

黄其淋云淡风轻地抬起腿,踹向了丁程鑫的屁股。

再被对方动作迅速地一把揽住揍得哭爹喊娘。

丁程鑫揍完了,却没有要松手的迹象,他把黄其淋圈在怀里,“为什么不让我过来接你?”

“我家远。”

“你撒谎。”

“所以你过来找我,会很累。”

丁程鑫想了一会儿,把黄其淋松开,“我不累。”

黄其淋在渐浓的夜色里偷偷打量他,“你的头发卷了?”

“今早的拍摄,发型师弄的,不好看啊?”丁程鑫手忙脚乱就想去拨头发,却被黄其淋一把拽住了,对方看着他笑眯眯地,说好看啊,这样好看啊。

“嘿嘿,那我过年再去卷一次。”

 

他们很久没见了,丁程鑫话挺多的,黄其淋倒没什么气氛需要活跃了,就跟在他旁边,听他喋喋不休地讲最近好玩儿的事情,两人吃了饭去逛夜市,重庆的冬天挺冷,趁着丁程鑫帮家里买甜橙的时候黄其淋顺便称了两盒草莓,在出了水果店后才放入丁程鑫的袋子里,“给你的,应季,甜。”

丁程鑫觉得自己其实更喜欢现在的黄其淋。

看起来平平淡淡的,没有太多的梗能让人发笑,却让他整颗心都变得很平静,黄其淋其实就应该是这样的。

他应该是发自内心的快乐,也应该发自内心的生活。

 

临分别前丁程鑫拉着黄其淋的手,突然就很虔诚地再邀请了他一次,“我就是,我是真的有一场篮球比赛,你,你能来吗?”

十五岁的男孩子,懵懂无知却又喜欢打直线球,如今也学会了小心翼翼,细微入至,“你戴墨镜也可以戴帽子也可以戴口罩也行,我,我就是想,打完球后,跟你再吃个饭……行吗……?”

黄其淋反倒很爽快,“喔,好啊。”

“那……你吃完饭后,顺便再跟我谈恋爱,行吗……?”

“喔……”黄其淋认真思考起来,“我,我觉得……”

丁程鑫选择截胡,“哇塞,这么爽快啊,那就是行了。”

“喔,你之前问我能不能去看你篮球比赛,好像也是这样。”黄其淋有点气,“我都还没有回答呢。”

“哎呀,你就答应我了嘛,求求你啦。”

在被亲住之前黄其淋还沉浸在丁程鑫久违的撒娇里久久不能回神,脑子一时转不过弯,脱口而出,“喔,好啊。”

 

隔天丁程鑫又收到了来自敖子逸的语重心长。

“我之前让你和贺峻霖早恋是假的,你可不能早恋啊。”

“可是我这次真的完蛋了,敖子逸。”丁程鑫不打自招,“这次跟我恋爱的人,可是黄其淋。”

 

甜过初恋的黄其淋。



一百颗少女心biubiu送给丁程鑫

必须要给自己送颗糖吧



评论(11)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