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年与行

偶尔耍流氓

青春期记事簿①

丁程鑫在放学的路上又一次逮着了买烤肠的敖子逸。

小龙王背着个大书包,手里握着两根竹签,云淡风轻看他一眼又继续把剩下的半截儿烤肠往嘴里送,丁程鑫痛心疾首,说你怎么又吃那么多?待会儿跳舞要怎么跳?不是说好一个星期只能吃两次一次只能吃一根吗?

敖子逸风卷云残,嘴里吧唧着烤肠,含含糊糊应答,今天的体育课太累人了吧唧吧唧,我不吃烤肠可能连长江国际都走不到了吧唧吧唧。

丁程鑫一时语噻,最后赌气放狠话,裤子老师训你了我可不救你!

敖子逸不以为然,“你还真以为老子是黛玉啊?吃根火腿肠就能吐?”


结果吐了。


敖子逸在洗手间接自来水漱口的时候悲痛欲绝,千算万算,怎么也算不到今天要练倒立,他纵使有颗留住火腿肠的心,也抵不过牛顿那颗苹果算出的定律。镜子里面自己惨兮兮的,刚刚裤子老师嗓门大到十九楼都能听得见,喝令自己干脆回家卖火腿肠算了。敖子逸余光瞄到丁程鑫,对方果真不为所动,连个安慰的眼神都不转过来。

想到这里敖子逸觉得真的有点委屈,怎么说不救就不救,绝情得要死。

那边的丁程鑫好似真的心无旁骛,该给大家扣动作就扣动作,该数拍子就数拍子,他嘴里喊着“一二三四”,眼睛牢牢盯着镜子,刘耀文跳得心惊胆颤,手脚都差点哆嗦起来。

张真源算是老江湖了,丁程鑫到底在看些什么他一清二楚,小学生跳舞有什么好看的,那个迟迟不回来的人才是把钩子,丁程鑫表面专注,实则早就心乱如麻了。张真源特地踮了踮脚,“三爷。”

丁程鑫动作更快,“唰”一下就扭过头去看门口了,发现没人之后才慢吞吞转回来,“张真源,过来五十个俯卧撑,赶紧。”

今天的张真源也为自己的皮一下买单了。


敖子逸真的回来之后张真源已经目光呆滞地平躺在地上了,虚弱地喊了一声“三爷”,这边刚喊完,那边丁程鑫头都没抬,“你还想来五十个吗?”

敖子逸迷茫,但他从张真源的眼神中读出了无限的后悔,于是敖三爷也不敢轻举妄动了,他轻手轻脚溜过去丁程鑫身边,临近的时候想了想,又掉了个头拐去墙角窝着了。

敖子逸觉得自己仗义,偷偷打了个手势叫张真源先出去,做口型,说你先走,我来断后。


丁程鑫终究按捺不住,删删减减还是发了条信息过去,他觉得敖子逸可真不让人省心,在学校的花花草草就够多了,回到这里又喜欢跟弟弟们扎堆,他不但要担心敖子逸单不单身,现在还要操心敖子逸会不会吃火腿肠吃吐。

一天天的破事儿真多。

手机上显示发送成功后角落突然传来了“叮”一声响。

丁程鑫一挑眉一回头,就看见敖子逸端端正正窝在墙角里,正对他挤出一脸乖巧的笑,未了还抬起手,机械地摆了摆,“嗨?”

嗨你个大鬼头!

小龙王今天也是被捏着脖子求饶的一天。

敖子逸一边举着三根手指声嘶力竭发誓说我不吃了我以后不吃了对不起我错了,一边又拼了命地想逃走。但是在丁程鑫这里永远没有势均力敌这个词,他驾轻就熟地捏住敖子逸的命门,“你想逃?”

敖子逸知道这次没法开溜了,赶紧张开双手一把抱住丁程鑫的腰,扮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去撒娇,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干什么那么大劲儿,你肯定都把我脖子给掐红了。

丁程鑫没有理他,倒是伸手把他捞进了怀里,说你叫我一声哥哥,叫了我就放过你。

敖子逸不大乐意,他一直觉得十个月的年龄差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丁程鑫平日里也不怎么拿这个事儿来说道,再说了,他就没有这么叫过别人,那都是小姑娘才那么喊的,哥哥长哥哥短,听着就儿女情长。

丁程鑫,“敖子逸,我是谁?”

“老丁。”

丁程鑫凑近他,“脖子不想要了,再问一次,敖子逸,我是谁?”

敖子逸觉得好汉不吃眼前亏,“哥哥。”

丁程鑫松手了,但还是把人扣在自己胸前,“谁的哥哥?”

敖子逸妥协,“我的哥哥。”


这到底是什么青春期羞耻事件。

晚上睡觉前敖子逸翻来覆去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丁程鑫下午听到那声哥哥后的笑眼在深夜终于幻化成了一颗梦境,在敖子逸的心上敲敲打打,梦里的哥哥无比温柔,将火腿肠掰成一小段一小段来喂他,说小逸,你可是哥哥喂大的,你要对哥哥好,知道没得?

早晨醒来的敖子逸咂吧咂吧嘴,好一会儿了愣是没咂吧出个火腿肠味儿来,一想到待会儿还要去公司,愉快的周末突然就变得有点苦涩起来。

他不想当弟弟。


丁程鑫去公司去得很早。

他把早餐买回来了,吃到第二根油条的时候敖子逸就带着三个小孩咋咋呼呼冲进来,看到他猛然一顿,张牙舞爪扑过来,“我也想吃一口!”

丁程鑫习以为常,顺手揪下一小节喂过去,敖子逸却迟疑了一下,他想起了昨晚的梦,再看看丁程鑫,对方满脸坦荡,于是敖子逸也不好意思再忸怩,乖乖张开嘴,“啊”的一声吃进去了。

李天泽不远万里来到重庆,“哎我也想吃。”

丁程鑫笑起来,整袋油条都递了过去,“你们分了吧,我特地买多的。”

看着小朋友们呼啦一下全部围上去的场面敖子逸有点吃味,你要我叫你哥哥我也叫了,可你究竟有几个好弟弟?他蹭过去躺进丁程鑫的臂弯里,抓着丁程鑫的手摇来摇去,最后把对方的手掌盖在了自己脸上,不出声了。

丁程鑫看着其他人闹,最后低下头小声问了句,怎么了?

敖子逸不回答,只是没有意义地哼哼了两声,转了个方向直接把脸窝在丁程鑫的衣服里了,丁程鑫没辙,只好笑。贺峻霖叼着根油条溜达到这边的时候趁机嘲讽,“三爷今天不称霸十八楼了吗?”

敖子逸气结,但仍固执地没抬头,贺峻霖也不要求什么答案,下一秒就已经和张真源展开了世界大战。丁程鑫哄他,说你今天不做三爷了,你就做我弟弟,不做小霸王一天也是很好的。


谁要做你弟弟。


少年人的心性说奇怪也真的是奇怪,上一秒还软乎乎像团棉花糖,下一秒就又筑起了铜墙铁壁,甜蜜还是甜蜜的,但又不能甜蜜到底了。

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光是想到这句话就已经心跳一百八十迈,表面却正经得不得了,满不在乎地移开目光,仿佛要全世界明白自己的心思如何澄净。


大家都喜欢说丁程鑫长得真好看啊,高岭之花了。

只有丁程鑫才知道,高岭之花这个帽子除了敖子逸谁也没资格扣上去,拉了手又躺怀里,最后却能疏离地走开,他高就高在那份若即若离,当你以为你俩能再进一步,他却摆摆手,说不行哦我们只到这儿。

所以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丁程鑫觉得挫败。

他目不转睛看着敖子逸在镜子前走来走去,绕了几个圈居然走到自己面前,弯下腰说老丁我们来玩儿吧?丁程鑫咬咬牙,猛然伸手就掐上了他的后颈,把敖子逸捏得腿一软,“扑通”一下就跪倒进丁程鑫怀里了。

丁程鑫抓紧机会,“你这投怀送抱的是什么意思?”

敖子逸还被他捏着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委屈拖长了尾音无意识撒娇,说你为什么又这样对我?你有良心吗?三爷做错了什么?

丁程鑫更委屈,“你不爱我!”

敖子逸耳根一下子红了,但还是嘴硬到底,“谁说的!我雨露均沾!对着整个十八楼我都掏心掏肺!”

丁程鑫不依不饶,“谁要你对他们掏心掏肺,我给你喂了那么多年怎么还是喂不熟啊?到底谁没良心啊?”

敖子逸吓了一跳,他突然明白了梦想照进现实是什么感觉,他察觉到了事情开始往一个微妙的方向发展,他想逃,丁程鑫却狠狠拽住了他。

你怎么能利用我喜欢你来对我严刑逼供?


敖子逸赌气,这样一点儿也不公平。

他索性顺势躺到地板上,颇有一副耍无赖的样子,说你就不是对所有人掏心掏肺了吗?整个十八楼都是你弟弟,你是所有人的哥哥!

丁程鑫一下子没话说了,他愣愣地看着躺在地板上的敖子逸很久,敖子逸的刘海胡乱侧去了另一边,露出一小段儿漂亮的眉毛,眉毛以下的眼睛闭起来了,睫毛很长,鼻梁很高,嘴角很甜。

丁程鑫亲下去的瞬间是迅速的,像是怕敖子逸逃掉,丁程鑫已经预先用力摁住了他的肩膀。谁知对方惊慌失措地睁开眼睛后没有一丝动作,反倒是慢慢平静下来,双手乖乖地攀上了他的脖子。

“我是大家的哥哥。”丁程鑫捉住他的手指一个个亲过去,“只是你一人的男朋友。”

敖子逸甜甜歪了一下头,“那我还不想做弟弟呢。”

丁程鑫掰着他面对镜子,从后面搂住他,左手慢慢抚过他的后颈,敖子逸这会儿倒不好意思起来,大眼睛滴溜溜到处转,就是不和丁程鑫对视。丁程鑫哪管这么多,直接托起他下巴,凑到他耳边,对着镜子宣布。


“别做弟弟,做情人。”















(不是连载

(可能是系列

评论(7)

热度(87)